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大全 >

周家情事(四)文学小说www.hlmsw.cn,朴妮曼

时间:2021-04-05来源:清逸文学网

    结婚,在哪里都不是一件小事,周王村里也一样。

    豆腐是这里的看家菜,吃的人多,做起来也讲究。粉条也要有,要又白又长,还要柔软,所以得早动手做,赶好天气晒。还有红辣椒大白菜一类的,都少不了。最重要的是肉,要多要肥,主人家的家底厚薄就显在这上面。

    周小成的婚礼来的太突然,周户家的没早准备,家里槽上养的那一头猪娃子,就是连夜插上竹筒用嘴吹,也吹不了多大。所以周户家的就赶紧到集市上买了一头,虽说瘦了些,但架子大,能驮住膘,价钱也不算太高。周户家的一赶进门,就用纯玉米面喂,俗话说猪膘是用粮食堆出来的,说的就是这个理。还有烟酒,也不能差,周小成在这件事情上,和母亲颇能说的来,那就是牌子不能太高,只要准备的多一些就行。茅台中华的是啥玩意儿,庄户人家不要说喝过抽过,有的连听都没听说过,弄来也是白糟蹋钱。至于啤酒那就更不行,乡里人都说那是马尿,闻着恶心喝着苦,还不如自家的涮锅水。所以还是抽带咀的海洋,喝桶装的高粱,再吼上几嗓子秦腔的好。那真是抽起来吞云吐雾,喝起来山呼海啸,吼起来地动山摇。这样个结婚的话,那才叫撩扎(风光)了。

    可光有这些还不行。水得要人挑,炉灶也得多增加两个,婚礼那一天,端盘子,上菜,执席,迎送客人,拉拉扎扎的要几十个人忙乎。乡里人不像城市人那样可以上酒店,乡里人有乡里人的行事方式。五代以内的本家人手全上,能劝酒的劝酒,能下厨的下厨,男女老少都派上用场,没有过不了的火焰山。周小成按老规矩已经请周三爷当总管来张罗了,周户家的一听却非常的不愿意。她趁没人的时候,恳求儿子说:“按理是得周家操办,可早前你叔,还有你婶他们太绝情了,这你都是记得的。依我看你是吃村里粮长大的,还是村里来操办吧。”周小成没等听完就开始吹胡子瞪眼睛,周户家的就开始伤心地哭了。她哭着说:“你大了,妈管不了了。就算妈以前是猪是狗,可你总是吃王光荣的饭长大的……”

    “别扯了——”周小成已经听不下去,他一把就拍了桌子。

    说起王光荣,在周小成跌跌绊绊刚能走路的时候,他才是个生产队长。周户那时候还活着,虽然又矮又瘦,连鼻涕都擦不干净,可他是县煤矿的工人,谁听着都比王光荣高一等。周户虽说是个煤黑子,攀不上城里的高亲,可在乡里挑挑拣拣是不成问题的。他没费啥功夫就把外村一个水灵灵的姑娘娶了过来,变成了周户家的。说起周户家的那个美,当时的生产队长王光荣那是深有感触。王光荣当生产队长好几年了,别的不敢说,女人还是过了几个的。可一说起周户家的那个美,王光荣就一口接一口地出长气,就不明不白地嘴里渗口水。按照他的说法,周户家的的确是太勾人,太让人有想头了。他把这归结为四点,一是眼睛长得好,不但是大和水灵,主要是两只黑眼珠子老滴溜乱转,转上几次就望着人眨巴两下。勾魂得很,不像别的女人眼睛那么木讷。王光荣还据此预测,就算周户家的老了以后,长出满脸皱纹,脸皮黄得跟蜡一样,可只要她那两只眼珠子会转,她就比别的女人高一品。二是周户家的会长。别的女人娶过来没几天就叉孩吉林什么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子,叉完孩子脸上就长麻雀屎,不是挺个圆肚子,就是撅着个菜坛子屁股,要么走路就叉个腿。周户家的就没有,坐完月子皮肤更白,腰身更活泛,连脖子里的两个小痣都不见了。三是周户家的会俏。说起话来轻声轻语,笑时用手捂着嘴巴笑。衣兜里装着白手绢,走路又轻步子又小,身上闻着老香喷喷的。不像其他媳妇婆娘,不是衣服上缺扣子,就是裤带头子吊在腰胯上,不是咧着嘴靠墙立着,就是张着腿在地上蹲着。还有人没人的,奶子拉出来就往娃娃嘴里塞,动不动就找个墙脚拉屎尿尿,臊味儿把吃屎的狗都能熏跑。这样的女人就算脸上长得周正一点,可想一想就让人嗓子眼里犯恶心。四是周户家的不贱。王光荣认为这是最最重要的。有的女人拉个驴脸一本正经,可等占上了便宜,她一样和你上炕。有的手抓着裤腰带嘴里吱哩哇啦的,你东捏西摸一阵子,她还是会把手松开的。有的事后抹脖子上吊的,好像你就要倒霉摊上人命了,可你不要信那一套。只要你沉住气,稍稍用些手段,她们一样会装得没事人似的。最最下作的是这样的一些女人,平时走路脸面朝天,连正眼都不看你一眼,好像天下的女人就她裤裆里夹着一条缝子。可遇到求你的时候,趁着没人时,拉着你的手就往裤裆里塞,要不就脱光衣服像烫了毛的猪一样摆在你面前。比起她们,周户家的就是月宫中的嫦娥,是王母娘娘身边的仙女了。王光荣说,她得了你的便宜马上就给人说了,让你有点想头都得咽进肚里去。好不容易盼她黑天半夜里找你帮点忙,可她手里老牵着个看家狗。她眼睛巴眨巴眨地瞅着你笑,你却看不出她笑的是啥意思。她就这样和你有心没肺的,让你割不下又沾不上。俗话说,啃不上的骨头最香,王光荣是懂得这个道理的。有时他也安慰说,女人脱了衣服其实都差不多,划不着那么费力劳神的。可越是这样想越割舍不下,越不想越想,把个三十多岁,有老婆有孩子的生产队长王光荣,折磨得像得了相思病似的。王光荣曾经试着改造过自己的老婆,以此来打消对周户家的念头,但没有成功。那一段时间里,王光荣时常在炕上叮咛老婆,该亲热时就要亲热一点,不要一上床就吊驴脸,不要打呼噜流哈拉涕,不要说梦话和磨牙。该捂时要捂一下,或者盖一下推一下,不要一上来就七仰八叉的,吊不起人胃口。该刷牙时还是刷一下的好,或者用盐水嗽一下也行。不要乱吃葱蒜,不要在墙上抹鼻涕,不要在被窝里放臭屁。

    王光荣反思了一下后认识到,周户是城里的煤矿工人,那周户家的可以说是半个城里人。人家能吃上城里饭,穿上城里衣,结交的也是城里人,虽说住在乡里,可不上地劳动,也不求人办事,你王光荣就再当着生产队长,再管着几十户人,也是个乡里棒。一个人从骨子里看轻你了,你说你能指望上他什么?王光荣为此消沉了一段时间后,终于振作起来了,他开始奋斗,开始斗争,在奋斗中斗争,在斗争中奋斗。他率先过革命化春节,让社员在大年初一也上地劳动。他亲自去割资本主义尾巴,追得满村子鸡飞狗跳墙。周王村的历史在公元一九七五年,终于揭开了新的一页,王光荣被破格提升为大队党支部书记。这时候的王光荣,不能说是只上架的凤凰,最起码是只上架的公鸡。他可以名正言顺地到处踩蛋了。这个时候一个晴天霹雳在周王村的上空炸响,县煤矿瓦斯爆炸,周户被熏死了。棺木,花圈,汽车,洁浩荡荡地开进村里,周户家的在坟上哭得死去活来,让人掺不起拉不走,连肚皮上的肉都白花花地露在了外边,顾不上遮掩了。人一辈子就北京石景山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这么不好说,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都不为过。在不到短短的一年里,王光荣成了架上的公鸡,而周户家的呢,却开始被人叫周寡妇,开始上地干活,开始体会活人的艰难。说她是凤凰落架不如鸡,也不为过。

    周户是为人民采煤而死的,当然是人民的功臣。功臣的老婆怎么能有改嫁的念头呢?功臣家关门,让功臣断子绝孙那行吗?当然不行。村支书王光荣一听到这样的传言就来气儿。他亲自去做思想工作,任凭周户家的再哭再闹也不行。功臣的婆娘娃娃需要关心照顾,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一定要先带好头。大队支部书记王光荣就走在了他人的前边,除过安排多补粮食和工分外,给个轻松活儿干干,才是最重要的。考虑来考虑去,安排周户家的给下队干部做饭是最合适不过。王光荣为此给其他干部说,周户家的做饭好吃,人干净,不像别的婆娘那样,擀面条时伸手抹鼻涕。社员们有意见不要紧,工分挣得轻巧也合情合理,占点菜油和白面的便宜,也属理所应当,谁叫她是人民功臣的老婆呢?那一段时间里,王光荣几乎天天下队抓生产,抓完生产就去周户家吃饭,吃完饭就喝酒,喝了酒就满嘴胡话,疯疯颠颠。不是其他干部架着,就回不了家。

    一天晚上喝完酒,看周小成不在,陪同的干部挤了挤眼就离开了。王光荣装模作样地说在院子里上厕所,溜了一圈后偷偷地把院子里的大门插上了。进屋后坐在炕沿上,周户家的过来正要收走炕边上的两碗剩汤,王光荣一咬牙,就把周户家的推倒在了炕上。汤碗打翻了,烫得周户家的“唉哟”乱叫,惊得院子里的狗也跟着“汪汪”。王光荣这次是豁出去了,一动手就开始扯衣服。周户家的不依,王光荣不饶,你扯她推了一会儿后,周户家的两条胳膊就软成了面条。手也松开了,眼睛也闭上了,嘴里也不“唉呀”了,院子里的狗也不“汪汪”了,周户家的衣服也很顺利地扒了下来。王光荣得了逞,一上去就很嚣张,周户家的是又呻吟又挣扎。王光荣对女人是了解的,他不会被表面现象所迷惑,该勇猛的时候还得勇猛,该冲刺的时候还得冲刺,最痛苦的时候往往最幸福,这点道理他王光荣懂。提起这一次王光荣的表现,周户家的多年以后都记忆犹新,筒单地说,就是既风风火火,又持久耐劳,不像周户那个蔫蛋,煤挖累了在老婆身上打瞌睡。这次以后也使周户家的认识到,王光荣确实有王光荣的一套本事,怪不得这么多年来,村里的臭婆娘们一个个都能让他哄得团团转,看来过去那么多好日月都让狗给过了。可周户家的的确也不是等闲之辈,让王光荣当时也犯了迷惑。他连续作战了好一会儿后,看到周户家的突然两臂瘫在炕上,嘴巴大张,眼睛紧闭,鼻孔里连一点儿气息都没有了。王光荣被吓坏了,提起裤子就跑,脑子里一片空白,感觉到人命大祸被闯下了。刚跑到院子里,大门又被人敲得“梆梆”响,一听是周小成在喊开门。王光荣更慌了.慌乱之中拉开鸡窝门就往里钻,惊得鸡在里面“咕咕”,狗在外面“汪汪”。后来听到周户家的出来给儿子开了门,王光荣吊在嗓子眼儿上的一颗心,才算落在了胸膛里。夜深人静之后,王光荣翻墙出了门,溜回了支书办公室。进屋开灯照镜子一看,头顶被鸡架碰破了皮肉,额头被鸡啄出了血,浑身上下糊满了鸡屎。

    躲了几天后,王光荣试探着去周户家吃饭。一进门周户家的就训斥:“给我坐下说清楚。”王光荣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有哪些?乖乖地蹲在了墙跟,两手摸索着膝盖,连头都不敢抬。“刚到了火候,就提裤子走人,哪儿惯的坏毛病?”王光荣听了先是一愣,而后就有些明白,就不由得“扑”地一笑,他抬头一看,周户家的正用火辣辣的眼睛看着自己。王光荣幸福坏了,幸福得眼睛里溢出了泪水。周户家的叫了声“光荣”,说给她抱柴去,生火去,王光荣激动得一个劲答“嗯”,连嗓音都发了颤,起身就干话,跑起来屁颠屁颠的。从那以后,王光荣就开始留大背头,开始天天刮胡子,开始天天往皮鞋上擦油,头发梳得跟狗舔了一样,走到哪里都像个新郎官。

    王光荣的成功是来之不易的。然而成功的背后往往隐藏着威胁,稍有疏忽就会出问题,甚至会失败,会前功尽弃。一天晚上,王光荣溜进周户家,进屋往床上一摸,差点没把他吓死。他模到了一个又大又圆的光葫芦脑袋。原来王光荣提了支书以后,一个叫顺子的老实巴交的小伙子被选成了生产队长。顺子二十七八岁了,家穷,还没娶上媳妇。王光荣当支书忙,顺子做为生产队长同样有照顾人民功臣家属的权力。多分点粮食,多记点工分,时不时地还往院子里扔几头蒜什么的,也都是顺腿顺脚的事情。一天晚上天黑不久,顺子偷偷来到了周户家,没说啥事,可就是坐着不走。只是喝水,把一暖壶开水都喝光了,就是不抬屁股。周户家的渐渐明白了,思来想去了好长时间,还是心软了,叹了口气,说:“你去把隔壁窑里头的洋芋洗了吧。等小成睡着了你来上炕。”王光荣在那只光溜溜的脑袋上摸来摸去,没有声息。王光荣又挨着摸,是周户家的,头发乱成一团。王光荣捏了捏周户家的嘴巴和鼻子,都没听到她喘一口气儿。王光荣想骂“操你妈的。”可怕惊醒周小成,就忍气吞声地离开了。出门后他从外面死死地插上了大门,而后朝顺子家大摇大摆地走去。王光荣进了顺子家的大门后,也插上了大门,进去后看到顺子妈正准备睡觉。王光荣说顺子强奸了挖煤功臣周户的老婆,被他派民兵抓到了大队部。顺子妈一听浑身就筛糠,说:“兄弟,不,支书,你开开恩,饶了他。我儿傻着呢。”边说边急着找烟倒茶,又跑到隔壁窑里取苹果。顺子妈刚转回来,见王光荣上了炕,脱完上衣正脱裤子。顺子妈吓得问:“兄弟,不,支书,你这要干啥?”王光荣伸手一把就把顺子妈拖到了炕上,顺势就压在了身底下。顺子妈又“嗯”又“啊”,王光荣用手捂住她的嘴巴连说了几个好。第二天开社员大会,王光荣讲话说:“我想在谁的头上摸,就在谁的头上摸,谁敢在我的地盘上骚情,我日~他妈。”社员们都鸦雀无声,顺子吓得脑袋都快塞到了裤裆里。

    好日子总是不能长久,王光荣的幸福生活也一样。实行大包干了,公社变成乡了,大队变成村了,生产队变成社了,土地承包给家庭了。王光荣虽说还是村支书,可不能指挥生产,不能开批斗会,也不能给周户家的补粮补钱,更谈不上到周户家吃干部饭了。他就是到谁家门口喊着要口凉水喝,里面也都吆喝说没有碗。他想进去歇歇凉,连狗都没人挡。周户家的呢?就更惨了。十多亩山坡地,孤儿寡母的,土、肥、水、种、密、保、管、工,样样要干。可样样不会干,样样也没人干,你说怎么办?分了半个牛,周户家的把周户留下的几个压箱子底的钱,拿出来交给了另一半牛的主人,才算把一头全牛牵回来。这独牛不能拉犁,成对才能耕种。村里家家户户都像找对向一样,相互找着配对耕作,你说谁和周户家的门武汉癫痫病医院当户对?谁家的牛愿意和周户家的牛搭对?春日苦短不等人,周王村的男女老少,扶犁的扶犁,牵牛的牵牛,施肥的施肥,撒种的撒种,干的热火朝天,生怕落在了人后边。周户家的是心急如梵,当时嫁叫化子的心都有。

    这个时候,王光荣肩上扛着犁,手上牵着牛来了。

    王光荣晚上曾扒在老婆的耳朵边上说:“村里分地,为解决周户家的补助粮问题,给补了二亩地,可实际我做主给分了四亩。多出的二亩是咱们的,已经商量好了,只要我过去帮着干几把活,那二亩地的收成就归了咱们。”老婆一听就不干,说你干的那些丑事谁不知道,还想跟那个臭婆子往一块儿搞?王光荣一听立刻就把脸沉了下来,说“别人的屁话就能听吗?不干就把那二亩地白送了算了。”老婆一听就不吭声了。王光荣接着又说:“二亩地打粮就是一千多斤,养人能养三个,养猪能养六头,卖钱就能卖三千多块,积攒上三年,就能盖上一砖到顶的三间大瓦房。”老婆听到这里连大气都不出了。后来过了好几年,王光荣连根草都没拿回来,而且草料费用贴了不少,木犁也使坏了,铁锹粪筐的丢了好几件。更可恨的是,王光荣昼夜不着家,吃喝也不回来,简直就成了周户家的上门女婿。王光荣家的上门去闹过,还撕扯过衣服,耍过泼,啥招都用过,全不起作用。还挨过周户家的几次狗咬和王光荣的不少拳脚,流下的眼泪都能用碗盛了。村里不少人都很同情她,就出主意说;“王光荣是村支书,他是党的人,他不害怕你,可他害怕党啊。你只有向党告,告他嫖女人,嫖挖煤功臣的女人,你看他怕不怕,你看他回不回家?”

    一天乡上召开党员干部大会,王光荣参加了。

    会议在乡上的戏楼上举行,王光荣家的一跃上戏台就喊:“共产党员嫖女人——”会场上的人一听都惊呆了。等王光荣家子吼了好几嗓子以后,主持人才反应过来,忙问“怎么回事?”喝斥让拖出去。王光荣家的见过来几个人推她,明白自己把话没说好,就又改口喊道:“王光荣嫖女人,王光荣嫖周户家的——”

    会场上一下热闹了,代表们是又起哄又发笑,气氛开始异常的活跃。刚才推她的几个人也劝她想开点,王光荣家的不由地动了感情,眼泪开始刷刷地往外流。她接着就扯开嗓子给会场上的人哭诉:“周户家的那个东西能行,我的那个东西就不行?”而且是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会场上一下沸腾起来了,许多人都笑叉了气儿,王光荣家的终于还是被拖出了会场。会议连续进行了好几天,王光荣家的每天都去了,可她再没能进得了会场,也没有找到一个愿意接见她的领导.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王光荣回家了。王光荣劈头就问老婆告赢了没有,老婆不吭声,王光荣举起拳头就打,抓过棍子就抽。老婆在地上胡乱打滚,吱哩哇啦乱叫,可就是不说一句话。打累了之后,王光荣站着喘粗气,他问老婆还闹不闹,老婆还是不吭气。王光荣扔掉手中的棍子,找了根香烟抽上。抽了几口后说:“再敢胡闹,我就立刻跟你离婚,立刻娶了周户家的。等姑娘嫁出去之后,我就立刻赶你出去当叫化子,立刻让你吃狗屎,”说完出门扬长而去。(待续)

上一篇:秋日午后www.hlmsw.cn,翠鸟小说论坛

下一篇:生命是一次没有终点的旅行文学小说www.hlmsw.cn,贾耀斌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