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

闭上眼,让尘埃落地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清逸文学网

一段开始,没有结局,却注定相遇,

当现实遇上现实,虚幻也就无所谓存在;

一场碰撞,没有输赢,却注定离奇,

当幼稚遇上成熟,也就销声匿迹。

Climb out of the shadowland.

---题记( 网:www.sanwen.net )

我好像答应过你,

要同你一起走上那条美丽的山路,

你说那条路旁种满了新茶,

还有细密的相思树,

我好像答应过你,

那一个遥远的日下午。

Outline

于是我开始痴痴地,不止一次,着山那边起风,传来你柔乡音,飘散我瘦瘦的相思,如季纷纷扬扬的眷恋。忽闻落花息叹,遥思一如从前,在这静谧的,伴着呼啸狂妄的风,轻扬,在没有静止的湖上,骤染些许凄凉,遗忘,躲进泥泞湖浆。天空却出奇的亮,看,悬挂的是一轮皎洁的,似乎在吟唱,在躲藏,逃避这暗夜的凄凉,不幸,卷入这场沧桑。

第一章 单眼皮(girl)

一种命运,一个轮回;一种降临,一个转身;一种信仰,一份;一段无奈,一语凄凉;一种惆怅,一世沧桑;一生悲惨,无惧反抗。

-题记

Outline

一个炎热的天,一间破旧的茅草屋,一团及其糟糕的气氛,一个命运的转世。听,出世了……

大约凌晨4:00左右,的肚子开始疼了,是腹中的胎儿在作怪吧,大概是要生了。丈夫急冲冲的穿好衣服,还没有安好纽扣。大概这就是一个急切盼着孩子出世的“喜悦”吧!就这样,在如此一个炎热的,气温高达36摄氏度,在北方,这是多么令人煎熬的日子啊,再说的严重些,足以让人窒息。甚至有些富人家的孩子都搬进了地窖,真是的,这可恶的令人讨厌的天气!可是谁都没有预料到,就是这么火热的天气,在一间破旧的租期将至的老屋子里,可怕的是走廊还挂着死人的遗照,从屋外往近看,远远就瞅到了一口存放许久的杨木棺材,女人竟然顺利得产下一名女婴——一个被遗弃一世的女婴。

“是……女…女…女孩”,请来接生的医生声音颤颤巍巍地说着,目光里夹杂些哀叹,恐慌。“你说什么?不是个男孩?不,不,医生,你一定是搞错了。”丈夫满脸疑问,一丝丝失落的皱纹繁星般点缀在那张昏黄发白的脸上。“是的,夏先生。”顿时,屋子里一片,没有人发言,也没有人敢发言,没有笑声,没有欢昆明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乐,之前的喜悦就像一阵强度的风,剥夺了所有人的期望,遗落一地。也或许,用一个时尚的词来形容,沉默,是这一刻最好的诠释吧。然而在那个时期,对于一个女人而言,产下一名女婴,她将受到多大的委屈和不屑啊,这是如何的一位,又是怎样承受得起这莫大的屈辱啊。我悲叹那个年代,对中国千百年来浓厚的重男轻女的思想表示蔑视,与无尽的默哀。

女人苍白的脸上浸满了泪花,双手颤抖地从医生手中接过孩子,轻轻地亲吻着孩子的额头,泪水不由地打湿孩子的脸。顷刻,女孩眼睛“吧嗒”得动了一下,浑身开始抖动。“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孩子包上。”女人的母亲眼睛瞪得很大,一把抢过孩子。我在想,如果我是那个孩子,这么微小的动作,一个孩子应该得到的亲吻,我该如何用一生来遗忘啊,我又该如何我的母亲,给了我人世间第一个温暖,第一份纯情。

难以想象,女孩的眼睛一直是闭着的,体重不达6斤,瘦小的身躯,显得有些病态。直到第三天,女孩的情况还不见好转,于是,女人和她的母亲决定帮孩子掰开这双不肯睁开的眼睛。或许,她是真的累了,想多睡一会吧;也或许,她是不想接触人间的,开始熟悉每一个陌生的面孔,直至,历经世事沧桑;更或许,她只是想一个人静静地藏在属于充满幻想的世界,没有烦恼,没有,没有歧视,没有潜逃,只是去感受另一个世界的奇特,与微妙。可惜了,这种安谧的遐想也被打扰。于是女孩被迫的睁开眼睛,用那双小的眯成缝的眼睛打量着周围每一个人,开始记住他们的每一个动作,每一种无奈与失落的表情。如果我是那个女孩,我想,我更宁愿一辈子不睁开,或许,就那样病态着存活,直到不能呼吸,直到死亡,与这世间的一切无染。

“看,秀清,睁开了睁开了。”女人的母亲欣喜若狂,表情好像刚刚从鬼门关把孩子抢救过来一样。“嗯嗯,还是单眼皮,好像挺不情愿的丫头。”说完女人连忙呼喊着丈夫,可是却忘了,丈夫并不喜这个孩子,甚至有种讨厌。“怎么?睁开了?”面无表情的丈夫,一边抽着烟卷,一边回头望望躺在床上的孩子,似乎睁开与眯着他都毫不关心。“哇”的一声孩子哭了,是父亲的表情过于严肃给吓坏了?还是生气父亲的言语过于不屑?或许,是对眼前这个父亲的陌生吧,也或许是一种恐惧,一种逃离黑暗世界的恐惧。“是饿了吧。”女人抱起孩子准备喂奶。是真的饿了吗?还是因为的缺失,与世态的炎凉?也许孩子本身的世界才是最的基地吧,大概这世上有无数孩子都想过“为什么将我带来这世上?”我也不例外,甚至想过死亡,但死亡又是多么令人恐惧的事情。

之后的两个月里,一切都如平常,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可讲,日子照常过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有时候女人和母亲会逗孩子笑笑;有时候把孩子放在床上,旁边倚一个花面枕头,两人则去外面坐一会儿;又是傻坐长沙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在家里,两人一言不发,关于孩子,似乎没什么话题可谈。丈夫也只是偶尔望两眼,很少会抱起女孩,而进进出出送饭的亲戚则为这死气沉沉的气氛增添了些小色彩。

一个周末下午,房东太太突然走进屋子,“夏先生,您看您这房租……快到期了吧,是打算再住上些时日?还是……”男人皱了皱眉,随手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点了起来。“我……再考虑考虑吧,这前后还有大概一星期左右的,三天吧,三天后我给您答复。”顿时,“哇”的一声孩子哭了,哭的让人头疼,男人下意识瞅了瞅,似乎告诉女人什么。

,男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还在为房子的事闹心吗?”女人翻了翻身。“没什么,睡吧。”说着男人就拿起件外套往院子里走去,嘴里还叼着支烟卷。虽然是夏天,但晚上的风却显得有些刺骨。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才回到屋里。

......

第二章 暴风前夕(storm)

就像一列火车,每个站口都会有人上车,下车,而我们也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带着各种各样的心境与对的,经历不同的。而每个人的人生旅途,都是在出尘与入尘中游走,一路上感受着里梦外的万种风情。穿过生命狭隘的巷陌,向更深远的空茫驰骋。

引言:从前,现在,未来

“东西收拾好了吗?车子马上就要到了。”房东太太问道。

“好了好了。”男人扶着女人走出屋子,女人的母亲抱着孩子小心翼翼得跟在后面。

“下次打算来城里住的时候就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好给你们打扫房子。”房东太太朝着车子旁的男人喊着。

“好。”说完女人转过身上了车,于是,车子缓缓地行驶在二级公路上。

车窗外摇曳着稀疏杨柳的妩媚,四周弥漫着青草的芳香。车子渐渐地向小村驶进,女人皱紧的眉头从未松开过,双手紧捏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手心开始直冒虚汗,嘴巴也不停地颤抖着。

“是回老家吧?这孩子真可爱,是儿子吧!”许久的沉默被司机的言语落了幕。

“是个女孩,可淘气了,呵呵。”女人的母亲应答着,右手不停地拨弄着包裹在孩子身上的毛毯。

“哦,是个小丫头啊,挺好的,这年头一般都生两胎,一男一女,多好啊”

“嗯嗯。”男人扔掉含在嘴里许久的烟屁股,转过头应和着,神色里夹杂些无奈与不安。

“那您这是第二胎吧?我可是很早就听老人们说啊,着一生男二生女。”

“呵呵,是的,头胎是个儿子,机灵得很,就是淘气,难管哦。”提到儿子,男人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就这样聊了许久,车里的气氛也好转了不少,女人不再像之前那样不安,也渐渐的患上了癫痫病需要用什么方法治疗呢?融入了他们的话题,关于儿子,那个淘气的让人头疼的儿子,捣蛋鬼。而这个所谓的女儿却显得如此多余,如此陌生,似乎这一切都与她无关,她只是个“捡来的外来孩子”。这一刻,除了女孩的外婆(北方人习惯叫姥姥)之外,没有人能够注意到女孩眼角里是含着泪水的,她不停的用那双指甲长得长长的小手触碰着那双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大概也只有外婆能够读懂她此时的,一个刚刚出世不到三个月大的孩子,却被自己的亲生遗忘,甚至在思想这条路上抛弃。没有爸的关爱,没有的呵护,这个世界对于女孩来说,如果她真的明白,大概会选择安静地离开。

车子行驶了四个多小时的路程后……

渐渐露出头来,午后的斜阳有一种慵懒困意的美丽,惺忪着梦呓的双眼,就这样熏染在乡间的石桥路上。长长的幽深的小巷,被怀旧的时光浸染,木门里寂寂的故事,被泛黄的尘封。许多来来往往的过客,打它身边擦肩而过,彼此间却不曾有今生今世的交集。倘若坐在这条的小巷,痴痴的等着邂逅一场温柔的雨,恐怕是等上十年八年也不会遇见,若干年以后,以落花的方式纪念,追忆着曾经似水的流年。夕阳渐渐落幕,夹杂些凉意,清风显得有些刺骨。

“三子回来了,三子回来了……”远远的就听到了夏老太太的呼喊声。

“回来了?在哪?走走走,看看我那宝贝孙子长什么样子?想不想我这个糟老头子”老爷子乐呵呵的跑出房子,还没等到车子停稳就已经站到一边,又说举得高高的,示意要车子停下,双脚不停的挪动着。

女人张开紧握的拳头,哆哆嗦嗦地拉扯着男人的衣袖。“先拿毯子给孩子包上,外面风大。”男人瞅了瞅孩子,皱紧的眉头依旧没有松开。

“来来来,快下车,下车,到屋里说。”老太太亲切地挽着女人的胳膊,是不是的瞅着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孩子。

“孩子在路上睡觉了没?”老爷子轻轻的在儿子耳边问了一句,生怕惊动他那“宝贝孙子”

“嗯…嗯,第一次坐车,路途颠簸,估计是累坏了。”就这么简单一句,男人手里不知道抓了多少把汗,紧张与不安,神色里代谢忧虑,苍白的面孔闲的疲倦无力,像是几夜都没有好好睡过一样。

“走走,到屋子里再说,听说你们今天回来,你娘把你们那间房子都收拾好了,这屋里屋外的,忙活了好几天。”

“不用这么忙活,我们回来自己打扫打扫就可以。”

“那怎么行?你们俩大人受得住那潮气,孩子可不行,受潮了该受多大的罪。”老爷子原本大笑的脸一下子搭拉下来,嘴里嘟囔着什么。男人下意识踩了踩女人的脚,示意不要再说。于是,一行人徐徐走进屋子,没有人再说什么,也没有人敢说什么。女人的母亲无奈着打量着亲家,这段时间,她也跟什么原因会引起小孩抽风着这孩子的出世受了不少的气,作为一个母亲,就眼看着自己的女儿受着公婆与妯娌的气,这是多么难以让人忍受的事情,也许她心里在暗暗想着“倘若当初不是着急着筹钱筹办儿子的婚事,女儿就不会仓促的嫁了出去,嫁给这世俗观念的人家。”可谁又能想到,每个人的命运都是这样,上帝赋予生命的同时,也为你安排了一场姻缘,不管你是否愿意接受,无论生活多么的艰难,这就是你的命。面对命运的煎熬,多少人选择了沦陷,多少人选择了落魄荒原。而人生百味,世事洞明,佛曰:觉知多欲为苦,生死疲劳,从贪欲起,少欲无为,身心自在。身处繁华俗世,太多纷繁的诱惑让人难以抵抗,多少人,为了一己之念,舍弃多年难忘的纯情;多少人,为了一己之私,付出了会憾终身的代价;多少人,只顾一己之情,损害了多少无辜人一生的。也许女人的母亲自私地交换了女人一生的幸福,将她的推向了这个无底深渊,饱受着无数嘲讽,无数风霜,雨。如果说人生是一场修行,那我们所要做到的,就是找一方净土,执手相依,笑看风云,管他生活多么糟糕。

“先把孩子放下吃饭去吧,走了这么久一定饿了。” 老太太一边喊着,一手拎一大筐鸡蛋,“给,秀清,坐月子我和你没去看你,来,拿着,回去补补身子。”

“谢谢娘。”女人笑着接过。女人的母亲看出了气氛的尴尬,忙上前说“让秀清先给孩子喂奶,睡着了我们娘俩就过去。”

“嗯,也好。”说完,女人跟着母亲走进屋子,“哇……”的一声扑到母亲怀里。

“没什么,没什么,事情就是这样,哭有什么用,该知道的,迟早会知道的,天塌了娘给你顶下来,大不了跟着娘回家过,娘养你一辈子。”女人看看炕上的孩子,泪水不停地打湿衣襟。

一小时后……

“秀清,赶紧出来吃饭,菜都凉了。”

“好,就来了。”女人拖着重重的脚步走出房子,这一次,她不再紧握双拳,也不再皱着紧蹙的眉头,神色有些坦然,好像已经做好准备迎接这一场暴风雨的来临,但愿来的猛烈些。幸运的是,多亏了家里这些规矩,饭桌上没有人发言。

傍晚过后,天色渐渐暗淡下来,乌云包裹着天,因此,看得见的,也就只有院子里泥沙铺成的小路,坑坑洼洼,倘若一不小心,便可以摔个头朝天。

“孩子醒了没?”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用粗糙的手抚摸着孩子的脸。

孩子没有醒来,只是嘴角稍稍的动了几下,时不时的用那条长满了白色乳炮的舌头舔着上嘴唇与下嘴唇。

此后的几天,店里生意相当的好,因此,老爷子和老太太搬去店里住了。

……………………………………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雪_散文网

下一篇:留给儿女的忠告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