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大全 >

《海燕》2020年第5期|王樵夫:女赛马手阿茹娜(节选) 散文随笔

时间:2020-07-16来源:清逸文学网

01

有草原生活经验的蒙古人,能看出哪一朵云里有雨

贡格尔草原的雨,说来就来了。放牧的小阿茹娜被困在这雨中。

起初,一股若有若无的风,带着清冽的凉气,在广袤无垠的草原上轻轻吹动。片刻之间,无数的草儿开始猛烈摆动身体,如波涛涌动,千军万马一样。湛蓝的天上,有那么一块地方,突然卷起层层叠叠的云,雨从云端落向草原,雨丝细细,密密,像绣花针,或直或斜地插进草丛里。

遥远的山坡上,一群洁白的羊群,在轻纱一般的雨雾里,缓慢移动着。阿茹娜骑着马,跟在羊群的后面,雨不断地从头发上滑落,滴在阿茹娜苍白的脸上。衣服全被打湿了,裹在薄薄的身体上,小小的一个人儿,显得更加瘦弱。

雨下得很安静,默不作声。连绵的草原,起伏的山坡,蜿蜒的河流,全部被包裹在茫茫的雨雾之中。

草原上的雨变幻无常,就像一个时哭时笑的顽童,经常是东边日出,西边落雨。牧民们没有穿雨衣的习惯,在野外放牧,如果看到一片雨来了,便急忙骑上快马,跑出几里地外,到那边就没有雨了。

有草原生活经验的蒙古人,能看出哪一朵云里有雨。

阿茹娜抬起头,远处的天空上,大朵大朵的云聚集在一起,堆砌着,拥挤着,追赶着。

风,大了起来,打在阿茹娜湿透的身上,更凉了。

雨随风势,噼噼啪啪,四处飞溅,毫不怜惜地打在青翠的草原上。

阿茹娜吁住马,她扭着头,四周瞭望。草原辽阔,但是,一棵可供遮挡风雨的树也没有。阿茹娜只好翻身下马,紧紧地搂住马的脖子。马微闭着双眼,睫毛一眨一眨,它的鬃毛也湿漉漉的,水珠一滴滴往下落,泛着清冷的光。

雨更大了,风也急了,更冷了。阿茹娜钻到马的两条前腿中间,抱着头,蹲在马身下的水洼里。

阿爸骑着马从远处跑了过来,他在雨中大声呼喊着阿茹娜的名字。

阿茹娜喜欢骑着马,去放牧草原的春夏秋冬。

很小的时候,阿茹娜随阿爸去了美丽的呼和浩特,她看见一幢高楼的楼顶上,塑着一匹神气的白骏马,昂首向上,横鬃竖尾,劲蹄飞踏,充满了野性阳刚之美,从此,那匹白马就深深地刻在了阿茹娜的心里。

虽然在草原上,会经常看到这样的雕塑,可是没有哪一匹马像那匹腾飞的白马一样让阿茹娜魂牵梦绕。

“马已经溶进了蒙古人的血液里了。”阿爸说,“蒙古人生来就会骑马。我小的时候,可以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那时的草原没有围栏。”

一只鹰在天空上翱翔着,无畏无惧。鹰能预感到暴风雨的来临,它飞到高空上,展开宽大的翅膀,当暴风雨肆虐的时候,狂风就可以把它托起,鹰高高地扶摇于飓风暴雨之上。

真的要下暴雨了。

翻滚的乌云,如同万马奔腾,挟带着一道道闪电,一阵阵雷声。狂风卷着暴雨,像在地上寻找走失的孩子似的,东一头,西一头地乱撞。雨越下越大,突然狂风大作,紧接着一个震耳欲聋的霹雳,天像裂开了无数道口子,暴雨铺天盖地朝草原倾泻下来。

阿爸把阿茹娜紧紧地搂在怀里。

身边的马,在暴雨中默立着。

羊群低着头,紧紧地聚拢在一起。它们一生都在为草奔波。羊生性朴实胆小,不管是下雨还是下雪,只要有一点儿奇特的声响,就足以让它们晕头转向,恐惧地挤撞在一起。它们低下头去,低成一种吃草的姿势,低成一种顶礼膜拜大地的姿势湖北#!好的癫痫医院,尾巴朝后,顽强地挤在一起,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有效抵制外来的攻击。要想让它们换个样子或是行走,必须有勇敢的头羊或者牧羊犬带路。

草原上的雨是多变的,时而细雨蒙蒙,时而骤雨咆哮。它来时,排山倒海,随心所欲;走时,风卷残云,悄无声息。

雨过天晴,天空被洗得干干净净,蓝得让人心疼。

一道彩虹从贡格尔河畔跃出,在天空中浓墨重彩地画出了一道绚丽的弧线,又跌入河畔的另一侧。

阿茹娜牵着马,穿过彩虹的光芒和飘荡的雾气,穿过被雨水浇透的草场,在羊群后面慢慢走着。

草原湿润的风里,远远地,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一阵熟悉的牧歌:

美好的人间,就像彩色的绫罗,

阿爸和额吉,就像二位活佛。

金色的人间,就像多彩的绫罗,

阿爸和额吉,就像二位活佛。

清澈的井水,是人畜生命的源泉,

老人的教诲,是孩儿们生活的指南。

晶莹的泉水,是人畜生命的依靠,

白发老人的衷言,是孩儿们的无价之宝。

乘太阳当空的时候,快把马群赶回来,

乘父母在世的时候,快把他们的教诲记心怀。

乘太阳照耀的时候,快把牛群拦回来,

乘父母在世的时候,快把他们的规劝记心怀。

……

地上的草儿,在雨水的滋润冲涮下,心满意足地舒展着身体。氤氲的贡格尔草原荡漾着清新的青草气息,芳香宜人。

弯弯曲曲的贡格尔河,袒露在夕阳下,缓慢地流淌着,远远看去,像一条发光的银项链。

草原上笼罩着金色的寂静,远处山峦披上晚霞的彩衣,铺展到天边的云朵,也变得火焰一般鲜红。草浪平息了,羊从远方草原走过来,头羊呼唤着四散吃草的羊儿,羊们开始聚拢。羊羔跟在妈妈的后面“咩咩”地叫着,它们永远不会忘记回家的方向。

羊群走在夕阳里,草原和天空连成一片,分不清哪些是羊群,哪些是云彩。

几十匹马,几头花奶牛,夜不归返的驼群,还在河畔轻踱着脚步,悠闲地吃草,尾巴摇晃着驱赶着牛虻。

草原深处,一个男孩子在打马奔驰,身后的风中,回荡着一首悠扬的情歌:

骑在马背上天地多宽广,

一首牧歌百鸟来伴唱。

草浪上浮现着银色的毡房,

雨水间辉映着彩虹和牛羊。

我爱着蓝色的湖泊和山冈,

我祭拜着神灵的敖包和上苍。

我心中的赞歌永远为你唱,

我那可爱的游牧故乡!

住在草原上心情多舒畅,

一句祝福让百年吉祥。汕头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span>

宁静中散发着迷人的清香,

无言中传递着激情和善良。

…………

整个贡格尔草原,一片恬淡祥和。

阿茹娜神态闲适,在马背上微微倾着上身,和阿爸聊着天。

他们骑在马上的背影,消失在彩虹的余光之中。

02

一匹马,骑的时间长了,往往会沾染上主人的脾气禀性

贡格尔草原的细雨,在夜幕的遮掩下,犹如温柔多情的少女,牵动着听雨人的思绪,欢快悦耳,清韵悠扬,在草原上飘来飘去。

贡格尔草原夜间绵绵不断的细雨,温馨动人,韵味无穷,有灵秀之气,有清越之声,那节奏、那旋律如琴键轻抚,又如万马奔腾……

黑夜里,传来马的嘶鸣声。阿茹娜快步走出蒙古包,她不放心,要去马厩看看。

现在的草原上,学习骑马的人已经不多,尤其是像阿茹娜这样的女孩子。

长期骑马,阿茹娜有自己独特的心得,一匹马,骑的时间长了,往往会沾染上主人的脾气禀性。马通灵气,当你骑到马上,那匹马立即能感到,你是陌生人,还是自己人;是会骑,还是不会骑。它还能从你的驾驭方式中,能感觉出你是急性子,还是慢性子。

阿茹娜爱马,也爱看和马有关的电视剧。一次,阿茹娜看《三国演义》。画面中,赵云的马被利箭射中,轰然倒下,挣扎着发出一声哀鸣,眼睛泪汪汪的,战马绝望的眼神让阿茹娜流泪了。阿爸说:“那种感觉,好像倒下的不是马,而是她。”还有一部关于淮海战役的纪录片,片中讲述国民党黄维军团被粟裕军团重重包围,粟裕军团围而不打,意欲迫使黄维军团缴械投降。长期围困之下,黄维军团没有粮草供应,陷入大饥荒,这时,电视上出现了这样一个画面:地上躺着一匹被杀的战马,几个士兵拿着刀子,正在一块一块地割马肉,鲜血淋漓,看到这个画面,阿茹娜又止不住地流泪了。

她不理解,人怎么能这么狠心?马虽为五畜之首,但在战场上,得到命令,宁可断腿,也会“勒马收蹄”;而人为万物之灵长,紧要关头,却以自己相伴多年的战马充饥……

03

阿爸爱马,懂马。他的生活中从来没有离开过马

早晨,蒙古包处,一片牛哞羊咩的欢叫声。

一阵阵清凉的风轻轻地掠过,小草们左摇右晃,露出藏在草丛中的野花。睡眼惺忪的露珠从草叶间滑落,青草和花朵的味道迎面扑来。

炊烟在蒙古包的上空袅袅升起,天空瓦蓝瓦蓝。

一处开阔的山坡上,阿茹娜独自一人赶着羊群,无垠的草原一直向天边延伸。

坡上的小伙子,骑在马上,朝着远方的草原,唱道:“对面山坡上的姑娘,那清晨的风吹得好凄凉!穿得是薄薄的衣裳,你为何还不回村庄?”

歌声深情悠远,不知道阿茹娜听到没有。

“到了18岁,辫子长够了尺寸,出嫁到偏远的地方,没什么不好!”长年卧病在床的额吉,没事的时候,就操心女儿的婚事。尽管阿茹娜离18岁还很远。额吉说:“要想知道男人什么样,先看他骑的马;要想知道女人什么样,先看她做的衣裳。”

每当这个时候,阿茹娜都笑而不语。额吉不知道,阿茹娜心里的英雄就是阿爸那样的蒙古男人。

阿爸爱马阜阳出名的癫痫医院,懂马。他的生活中从来没有离开过马。20多岁的时候,他就开始自己吊马。每年他几乎都会参加赛马,得过无数次冠军。

“吊马”是蒙古族最重要的驯马方法,这是一种包括拴吊、吊汗、奔跑训练相结合的一整套训练方法,避免马在比赛中受伤或者生病。拴吊是每天选择某些时间段把马拴在马桩上,控制其饮食,一个月后腹收膘落。吊汗是通过一定的奔跑让马体排出大量的汗液,并根据汗液特征来调整训练强度。奔跑训练是进行从近至远的快速奔跑,让马逐步适应高强度的运动。这样驯出来的赛马往来疾驰,唯主人心意而从,一天骑数百里,自然无汗,尤擅长途奔袭作战。成吉思汗在垂训中曾说:马喂肥时能奔驰,肥瘦适中或瘦时也能奔驰,才可称为良马。

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个冬天,贡格尔草原发生了“白灾”(雪灾)。天气特别寒冷,大风大雪,积雪深到大腿。牧场没有围子,那天晚上,马儿被暴风雪刮散了,40多匹马一晚上就跑出了100多公里。马刚一跑丢,阿爸就去追,可是,一连追了几天几夜都没有追见。最后脚也冻僵了,浑身上下被白雪覆盖着,挪不了步子,只好在雪地上生了一小堆火取暖。火光引来十几个过路的年轻人。那些年轻人看到阿爸蓬头垢面、几乎冻僵的样子,以为遇到了“鬼”。

忍饥挨冻的阿爸返回家来,只暖和了一会儿,就拿上几百元钱,穿上额吉为他准备的毛大衣、毛靴子、毛皮手套和毡袜子,带上风干肉、油炸饼、果条儿、奶制品,又出去找马了。这一走,就是30多天,走遍了乌兰察布盟四子王旗,锡林郭勒盟西苏旗,西苏旗军马场,二连浩特,东苏旗等地的草原。找不到投宿的人家,就在野外过夜,生火取暖,吃雪解渴,直到把刮丢的马全部找到。从出发到回来大约走了1500公里的路程,投宿了10多户牧民家。四子王旗草原的一位蒙古老人,在冰天雪地里救了阿爸的命,告别时,阿爸留下一匹马,恳求老人收下。

阿茹娜最爱听额吉讲起她是怎么认识阿爸的,“你爷爷领着你阿爸来相亲,我姐煮了一锅羊肉。一个礼拜后,你阿爸就一个人骑着马来看我了。那么大个子,却只是低着头,不说话。嘎查的人都说他人品好,勤劳、诚实、讲信用,我心里高兴。”

结婚那天,阿爸带着嫂子和一个同嘎查的男子,骑着马把额吉娶走了。按照蒙古传统婚礼的礼节,接新娘子的人数应该是奇数,其中必须有嫂子,有伴郎。

为了迎娶额吉,阿爸家里新盖了房子,煮了10只全羊,来了100多人。大家一直在草地上跳安代舞,唱敬酒歌。朋友们送来枕巾、茶叶、绸缎,还有2头牛,20只羊、6匹马,从傍晚一直热闹到天亮。

额吉嫁过来的时候,带来了20匹马的嫁妆。

额吉说,等阿茹娜长大了,也要像阿爸和额吉那样,办传统的蒙古族婚礼,她要送给女儿50匹马作为嫁妆。一说到这件事,阿茹娜就害羞得厉害,她在心里想,我才不嫁呢,我要在家里,好好地照顾额吉和阿爸。

长年的风里雪里,额吉患了严重的风湿,两条腿萎缩得厉害,只能在床上躺着。阿茹娜心疼额吉,天气好的时候,就把额吉抱到蒙古包外晒太阳。阿茹娜像羊羔子一样,紧紧地依偎着额吉。阳光暖暖的,照着额吉,照着阿茹娜,看着女儿那张晒得黑黑的脸,额吉落下泪来。

阿爸是草原上的优秀骑手,热爱赛马,懂得驭马术。那年秋天,阿爸戴着额吉给他缝的绿色鹿皮帽子,参加白云敖包那达慕大会,得了走马十公里长途比赛的冠军,奖品是价值500元的双层大毛毯子。阿爸不善于表达感情,可那天他骑马走了200多公里,一进家门,就把额吉抱起来了……

后来,额吉病了,阿爸很伤心,再也不出远门,一有时间,就唐山治疗癫痫病医院有哪些在家里陪着额吉。

草原上有不少喜欢阿爸的大姑娘小媳妇,阿爸套马的时候,放牧的时候,她们大胆地围着阿爸唱歌,额吉不生气,看到有人喜欢阿爸,额吉的心里还高兴得很呢。

额吉有两只心爱的手镯,一只是阿爸在锡林浩特那达慕大会得了冠军后买的,另一只是婆婆送的银镶珊瑚手镯。阿爸和阿茹娜放牧外出,额吉一个人躺在床上,就把这两只手镯拿在手里摸,想着,什么时候才能传给女儿呢,心里又期盼又悲伤。

阿茹娜每天早晨5点多就起床了,冬天可以睡到6点多。生火,烧茶,吃饭。阿爸最爱吃肉和炒米,他一顿能吃一斤肉、一碗炒米。吃完饭,阿爸就出去放牧。阿茹娜去草场总会晚一些,她要照顾额吉。额吉精神好的时候,总要半倚着炕做马靴。牧人们一年四季,都穿着马靴,阿爸一年要穿坏三双。

04

额吉说,要好好养这两匹马,给它们养老送终

每天出去找马群之前,阿爸都要算上一卦,算完了他就知道了马群的大概方向,这是草原上老人们常会使用的方法。

阿爸与两匹马的感情特别深,就是当年跑丢了的40匹马里面的两匹。一匹马跑得快,名字叫“追风”,它参加了当地外地好多比赛,一直是速度马长短途比赛的冠军;另一匹马是走马,名字叫“连环”,它包揽了贡格尔草原走马长短途比赛所有冠军。

蒙古马冬天不怕冻,生草也吃,熟草也吃,不挑食。阿爸也有偏心的时候,每天喂马,总会多喂一些粮草给这两匹他的爱马。这两匹马被阿爸养得鬃毛整齐,身材健壮,四蹄坚韧有力,眼睛格外有神,也格外亲近阿爸。

当年额吉病倒,送往医院的时候,两匹马紧紧地跟着护送额吉的车跑,边跑边嘶鸣,一直跟到苏木的医院。

额吉在诊室里抢救,两匹马在医院外面,喘着粗气,焦虑不安地用蹄子刨打着地面。

阿茹娜出来拿额吉的衣服,两匹马朝她跑过来,咴咴地叫着,轻轻地蹭她的脸。阿茹娜搂着马的脖子,哭了起来,有它们在,她觉得自己不害怕了,也不孤单了。

额吉出院后说,要好好养这两匹马,给它们养老送终。

这两匹马都活了20多年。阿爸把死马抬到山坡高地,让马头枕在石头上,系上蓝色的哈达。

马的生命年龄,大约是人的三分之一,一般马的寿命大约20岁到30岁。从出生开始,头12个月算是仔马;5岁之前,是幼龄马;5岁至16岁是中年马;16岁以后算是老年马。

现在草原长期干旱,草场退化严重,风沙越来越大。但是,阿爸还是打算在草原待到70多岁,干不动了再到城里去。他总是对人们说,草原上,空气好,水好,羊也都是自己喂的,放牧对身体是一种锻炼。

额吉渴望发明一种药水,能让沙漠变成绿洲。

阿茹娜了解他们的心思,“阿爸和额吉舍不得草原,更舍不得马!”

……

作者简介

王樵夫,满族,内蒙古赤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七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理事,内蒙古作协签约作家。现任内蒙古作家协会副主席、《百柳》文学执行主编,赤峰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作品曾获第十一届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文学创作“索龙嘎”奖、第二十一届中国北方优秀文艺图书奖一等奖。

上一篇:你不必羡慕那些“斜杠青年”网明阅网

下一篇:《孔乙己》原文鲁迅散文集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