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豆秸垛赋 散文随笔

时间:2020-07-16来源:清逸文学网

在北大荒,豆秸垛和麦秸垛,是秋天和夏天的两种意象。

不过,我只留意过豆秸垛,没有怎么留意麦秸垛。那时候,我们二队每家的房前屋后最起码都要堆上一个豆秸垛,很少见有麦秸垛的。我们知青食堂前面,要左右对称堆上两个豆秸垛,高高的,高过房顶,快赶上白杨树高了。这些豆秸,要用整整一年,烧火做饭,烧炕取暖,都要靠它。麦秸垛,一般只是堆在马号牛号旁,喂牲畜用,不会用它烧火做饭取暖。因为它没有豆秸经烧,往灶膛里塞满麦秸,一阵火苗过后,很快就烧干净了,只剩下一堆灰烬,徒有热情,没有耐力。

返城后很多年,看到了梵高的速写,和莫奈以及毕沙罗的油画,很多幅画中有麦秸垛,一堆堆,圆乎乎,胖墩墩,蹲在收割后的麦田里,闪烁着金子般的光。才发现麦秸垛挺漂亮的,而当初忽略了它的存在。只顾着实用主义用它烧火做饭烧炕取暖,不懂得它还可以入画,成为审美的浪漫主义的作品。

后来看到文学作品,大概是铁凝的小说,她称麦秸垛是矗立在大地上女人的乳房。这样的比喻,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尽管我在北大荒经历过好几年麦收。但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比喻新鲜,充满乡土气息和人情味,让我忍不住想起当年在北大荒一望无际的麦田里,弯腰挥舞着镰刀也抖动着乳房的能干的当地妇女。

再后来,看到聂绀弩的诗,他写的是北大荒的麦秸垛:“麦垛千堆又万堆,长城迤逦复迂回,散兵线上黄金满,金字塔边赤日辉。”他写得要昂扬多了,长城、黄金和金字塔一连串的比喻,总觉得压在麦秸垛上,会让麦秸垛力不胜负。不过,也确实让我惭愧自己当年在北大荒收麦子时缺乏这样的想象力。

但是,对于豆秸垛,我多少还是有些想象的。那时看它圆圆的顶,结实的底座,阳光照射下,一个高个子女人似的,健壮挺拔,丰乳肥臀,那么给你提气。当然,比起麦秸垛的金碧辉煌,豆秸垛灰头灰脸的,像济南哪里癫痫治的好土拨鼠的皮毛。只有到了大雪覆盖的时候,我才会为它扬眉吐气,因为那时候,它像我儿时堆起的雪人,一身洁白,站在各家门前,像守护神。

用豆秸,是有讲究的。会用的,一般都是用三股叉从豆秸垛底下扒,扒下一层,上面的豆秸会自动地落下,有节奏地填补到下面,绝对不会从上面塌下来。在这一点上,无论绘画还是文学再如何美化的麦秸垛,都无法与之相比。很简单,如果是麦秸垛,底下扒掉一层,早就像一摊稀泥,坍塌得一塌糊涂,因为麦秸太滑,又没有豆秸枝杈的相互勾连。所以,就是一冬一春快烧完的时候,豆秸垛都会保持着原来那圆圆的顶子,就像冰雕融化时候那样,即使有些悲壮,也有些悲壮的样子,一点一点地融化,最后将自己的形象湿润而温暖地融化在空气中。

因此,垛豆秸垛和垛麦秸垛,是完全两回事。

垛豆秸垛,在北大荒是一门本事,不亚于砌房子,一层一层砖往上垒的劲头和意思,和一层一层豆秸往上垛,是一个样的,得要手艺。大豆收割完之后,一般我们知青能够跟着车去地里拉豆秸回来,但垛豆秸垛这活儿,得等老农来干。在我看来,会垛它的,会使用它的,都是富有艺术感的人。在质朴的艺术感方面,老农永远是我的老师。

不能怪我偏心眼儿,对豆秸垛充满感情。这样的感情,不仅来自艺术感方面,也来自情感方面。

我从北京来到北大荒,秋收的时候,每天天不亮,就要顶着星星,出工割豆子,每人一条垄,一条垄,八里长,割完一条垄,快手能赶在日头落前,慢手得要到月亮出来了。

我属于慢手,常常是全队的人都割完,收工回家吃晚饭了,我还撅着屁股,挥着镰刀,在地里忙乎着。直直腰身,望望还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豆地,黑乎乎地笼罩在迷蒙的月光中,心里涌出一种绝望的感觉。偌大的豆子地里,只剩下我孤零零一个人,秋风掠过豆秸梢,干透的豆子在豆荚里哗啦啦癫痫病的治疗直响,想起第一次割豆子时自己曾经写过的“大豆摇铃”之类的诗句,不禁哑然失笑。

有一天晚上,由于头天刚下过一场雨,地里有些泥泞,割豆子便更显得艰难。人们都已经收工了,我还在豆地里盘桓。

上弦月早就升起来,由于有雾,光线不亮,朦朦胧胧地洒在已经结霜的豆秸上,斑驳之中,银光闪闪的,像眼泪晶莹在闪烁。

已经是阴历的九月初,北大荒的天气很冷了,晚风吹过,更多凉意和凄清的感觉。豆秸上有刺,上霜后变得坚硬扎人,我没有戴手套,手心、手背扎得火燎一样疼。

咬咬牙,还得继续往前割,一定要割到头,否则更会遭人嘲笑。现在想想,那一晚的情景,多少有些悲凉,一片割不完的豆地,一弯凄清的月牙,一个孤独的人影。

就在这时候,我听见前面不远的地方传来了唰唰的声音。

起初,我以为是风渐大了,吹过豆秸的声响;但仔细听,不像,因为那唰唰的声音很有节奏。我站在豆地里,很有些奇怪,想再好好听听,怕是钻出来一条獾或狐狸。这在北大荒的秋夜里,是常有的事。

很快,一个人头在豆秸上浮动,是一头长长的秀发,暗淡的月光下勾勒出朦胧的轮廓。是个女人。很快的速度,她前面的豆子纷纷倒地,她扬起脸来,站在我的面前,笑了,嘴唇上露出两颗小虎牙,秀气的脸上淌着汗珠,月光下,晶莹透亮。娇小玲珑的身材,和四围阔大无边的豆地和幽幽的黑夜,对比得那么不成比例,那么醒目。

我认出她来,是刚从北京到我们队上69届的小知青。她刚到我们队才两个多月,我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甚至叫不出她的名字。

很久很久以后,她对我说,她刚来到我们队上,第一次见到我,是我独自一人坐在树下笨手笨脚地缝衣服,我们队上的农业技术员老韩远远地指着我对她说:他是北京二十六中的高中生,很先天癫痫能治好吗有才。就是这简单的“很有才”三个字,害了她,让她竟然割完了自己的那一垄豆子之后,又跑过来帮助我割。

我在北大荒整整六年,割过很多次豆子或麦子,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有人帮助我割豆子。是这样一个娇小的小姑娘,刚来我们队两个多月的小姑娘,和我从来没有说过话的小姑娘。

割完了一垄豆子,要往回走八里地,才能回到队上吃晚饭。路上,她把她手上戴着的一副手套递给我,说豆子扎手,戴上手套好些。

我看看手套,是一副白线手套,但每个手指上都粘有一小块黑色的胶皮。刚要对她说:给了我,你戴什么?她就说话了:我还有。

就这样,我们一起走了八里地的夜路,上弦月在我们的头顶,无边的荒原,在我们的脚下。我们再没有说一句话,就这样默默地走着。

那时候,我不知道,她更不知道,为此她要付出代价。

事后,我才知道,因为她和我的接触,引起队上头头和工作组的注意。他们的联想和想象力,远比我更为丰富。一对年轻男女在旷野豆地又是在幽暗的黑夜里的相遇,八里地的长途漫步,以后又频繁往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是顺理成章,还要费口舌再去说吗?

于是,工作组找她谈话。为了增加震慑力,也为了确保一战功成,工作组还特意请来农场保卫处处长坐镇。

那一晚,是数九寒冬北大荒最冰冷的时候,纷纷扬扬的大烟炮儿,没有阻挡保卫处处长从十六里外的农场场部赶到我们的队上。在和知青宿舍一道之隔的队部里,一盏昏黄的马灯前,保卫处的处长,工作组的组长,我们二队的队长,几个大老爷们儿,对付一个娇小的小姑娘。但再怎么逼问,她就说了句:根本没有的事,我交代什么?任凭他们怎么红白脸轮番上阵,她只是哭,再不说一句话。

那个年代,在压力面前,有人选择顺从,有人选择屈服,癫痫病石家庄哪里看好有人选择背叛,有人选择躲避,有人选择坚持。那一年,我22岁,她还不到17岁。很多时候,我会想,如果那个风雪呼啸的夜晚,那盏昏黄的马灯下,换成是我,我会怎么样?我能和她一样吗?

由于她的坚持,我幸免于难。

第二年,刚刚开春的一个黄昏,我独自一人拿着饭盒,垂着头往队上的知青食堂走。忽然,觉得四周有许多眼睛聚光灯似的都落在我的身上。那种感觉很奇怪,其实我并没有抬头看什么,但那种感觉像是毛毛虫似的,一下子爬满我的全身。

抬头一看,在我前面不远食堂的豆秸垛旁,站着一个姑娘,手里拿着一个铝制的饭盒。我不敢确定,是不是在那里等着我。

是她,她可真会找地方,她身后的豆秸垛,是那样的醒目,让我想起秋收她帮我割豆子接垄时相遇的那个结霜的夜晚。似乎那是一场戏的开头,这时候收割完的豆荚垛起来的豆秸垛,成了她特意选择的一个明亮的收尾。

那一刻,那个褐色有些像是经冬后发旧狍子皮的豆秸垛,被晚霞照得格外的灿烂,映照得像着了火一样的红。

食堂前是两大排知青宿舍,那一刻,宿舍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了,从里面探出了一个个脑袋,露出了一双双惊愕的眼睛,望着我们,仿佛要演什么精彩的大戏。我的心里都有些发毛,觉得芒刺在身,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她就那样向我走了过来,在众目睽睽之下,一直走到我的面前。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在想她的胆子也太大了,这种时候还和我那么亲热地讲话,就不怕沾包儿吗?

那时候,她才刚满17岁啊。

什么叫作旁若无人?那一刻,我记住了这句成语,也记住了她和那个北大荒落日的黄昏,并且记住了那个在晚霞映照下像是着了火一样的豆秸垛。

那是1970年的春天,整整50年前的春天。北大荒的豆秸垛!

上一篇:写给儿子的十八岁网明阅网

下一篇:林清玄 凋零之美林清玄散文集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